<cite id="dlh9b"></cite>

      <cite id="dlh9b"></cite>

            1. 生活

              當前位置/ 首頁/ 生活/ 正文

              沐川中醫醫院拖欠100余名醫護員工半年多工資

              9月7日,四川省沐川縣的劉先生向封面新聞反映:沐川中醫醫院拖欠100余名醫護員工半年多工資,現還欠230余萬元。此外,2019年6月起,醫院對員工的社保代扣并未代繳。

              探訪:

              投資上億元的醫院 一天只有5名病人

              9月8日,封面新聞記者趕到沐川中醫醫院。該醫院位于沐川縣新城區的幸福大道,由前后兩棟大樓組成。從外觀上看,這是一所新建不久的現代化醫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醫院門口空空蕩蕩,只停放了幾輛車。住院部一樓的大廳寬闊敞亮,但卻一個人也沒有,連導醫臺都無人駐守,只有掛號收費處有一人值守。而在二樓和三樓,則被隔離封閉起來,無法進入。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10月26日,總投資1.3億元,建筑面積2.8萬平方米,按國家二級醫院標準新建的沐川中醫醫院一期工程全面建成并投入運營,屬營利性民營醫院。當地曾有媒體報道,該醫院的投入運營標志著沐川縣域醫療體制改革、醫療服務水平提升及康養產業發展邁出新步伐。

              這時,7日反映情況的劉先生和幾名女子趕了過來,他們都是該醫院的員工。

              “現在整個醫院只有外科和手術室還在勉強支撐,其他科室都基本上都關了。”說著,劉先生將記者帶上了5樓外科住院部。這里還有醫護人員在工作,部分病房里還住著病人。

              記者注意到,墻上的“外科工作動態”上,當日只有5位病人,需要進行1場手術,出院了2個人……

              “這已經是我們醫院目前所有的病人接待量了,最少的時候只有2位病人。”外科主任李銀峰介紹,該醫院本有內科、外科、骨科、針康科、婦科、急診科、手術室、體檢科、門診部、檢驗科、放射科、影像科、消毒供應室等科室,是一家綜合性醫院。而現在只剩下了外科、手術室和體檢科仍在竭力運行,其余科室已全部關閉。原本184名員工,現在只剩89人。

              醫生:

              拖欠工資成常態 社保也1年多沒代繳

              “當初來醫院時,家人就不同意,我也是為了挑戰一下自己。”37歲的李銀峰原本就職于夾江縣一公立醫院, 2018年沐川中醫醫院面向全社會招聘,李銀峰對該醫院外科主任這個崗位動心了,“一是覺得民營醫院工作氛圍更靈活,多干能多得;二是想檢驗一下自己獨立帶團隊的能力;三是看到沐川醫療衛生事業前景不錯,覺得有更廣的發揮空間。”

              但看到李銀峰說得在理,妻子也默許了他的選擇,2018年10月,李銀峰應聘成為該醫院的外科主任。“剛來第一個月還不錯,工資超過了2萬,雖然與理想還有差距,但我只要努力肯干,前途應該是不錯的!”李銀峰說。

              但好景不長,2018年11月起,醫院就不能全員按時發工資了。“像我這種中層干部,還有部分醫院領導,當年11月、12月和2019年1月的工資都沒有按時發放,而是在2019年2月春節前,一次性補發了。其他基層員工,這3個月的工資還都是按時發放。”

              2019年春節后,拖欠工資便成了常態。無論是中層干部還是基層員工,都只領過兩次工資——5月份領了2、3、4月工資,8月份領了5、6、7月工資,8、9、10、12月工資是在2020年1月春節前補發的,11月的工資直到2020年4月才補發。

              2020年以后的工資,拖延更嚴重了,直到今年7月初,才補發了5月一個月的工資,8月又給每人發了1000來塊錢,其余的工資均至今沒有著落。

              工資拖欠是一方面,社保也沒交。”李銀峰介紹, 2019年6月起,醫院對員工的社保進行了代扣,但并未上繳,員工們的社保均處于 “欠費”狀態。

              李銀峰說:“我們現在是想走又不敢走,怕拿不到工資,也擔心社保問題影響到將來的工作。然而看病救人又是醫生的天職,我們從來沒有因為拿不到工資而怠慢或者要挾病人。

              據了解,今年5月起,百余名沐川中醫醫院醫護人員多次向沐川縣人社局、樂山市信訪局,反映醫院長期拖欠工資和不給代繳社保一事。

              醫院:

              疫情至效益下滑 已想方設法盡量支付

              “天眼查”顯示,沐川中醫醫院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黃國江,他也是該醫院的董事長兼院長。

              對員工們反映的欠薪問題,黃國江告訴封面新聞記者,2019年的工資,除了部分院領導可能還有部分未兌現,其余全部發完,只因為曾做融資未果,拖欠了一個月工資,并不存在員工所稱的當年只發了兩次。

              2020年工資拖欠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受疫情影響,該院住院部2樓和3樓都進行了封閉,并對醫護人員通道、病員通道及污物轉運通道進行了大幅度改造,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開放,正常診療業務受到很大影響。二是由于大部分科室因疫情被封閉,經營效益下滑,工資發不了,不少醫護人員沒事可做,頻繁與病人發生口角,多次拒收病人,長此以往,病人越來越少,形成了經營收入越來越低,工資發不起的惡性循環。

              黃國江稱,盡管在2020年以來大部分員工都沒有發放工資,但仍然給近20%的家庭較為困難、以及懷孕的員工預支了部分工資,也為他們購買了社保。特別是今年7月1日和3日,醫院還是想盡辦法籌措了69萬余元,為所有員工發放了今年5月的工資。8月18日,又籌集到30萬元,每人發了1000余元的生活費。

              對員工社保進行代扣但未上繳一事,黃國江稱,已向相關部門打了報告,延緩支付。

              就醫院將來的發展,黃國江稱,要么追加投資,要么引進戰略投資者,要么醫院申請破產程序,這三種方式已在同時進行。

              部門:

              解決問題尚需時間 擬助醫院破產重組

              隨后,記者來到了沐川縣人社局。副局長陳佳民介紹,沐川中醫醫院在開辦初期,運營狀況較為良好。2019年起,管理逐漸混亂,經營狀況急轉直下。2020年初,醫院經縣政府介紹,找一家企業借了200萬元,結清了2019年的大部分員工工資。2020年以來,受疫情影響病源下滑,加之部分樓層作為了疫情觀察和救治點,盡管縣上每月對其都有15-30萬元的補助,但依然沒有遏制其經營狀況的持續惡化。

              今年5月起,就有員工陸陸續續反映醫院拖欠工資,該局于6月19日對醫院欠薪進行了勞動監察立案處置。6月23日,該局向醫院送達了《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改正指令書》,要求其在10日內,足額支付員工工資305萬余元。在此期間,醫院籌集到一部分資金,于7月1日、3日發放了在職及離職員工工資69萬余元。8月18日,醫院又發放了30萬元工資,其中發放5月以前的有5萬余元,目前醫院仍欠員工工資230余萬元。

              “對其作出的10日內足額支付工資的決定是一種行政行為,需要等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的期限過了半年后,才可申請強制執行。即6月23日作出的決定,12月24日后方可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陳佳民表示,同時也在想辦法徹底解決該醫院經營難問題,比如為其引進新的業主,或助其轉型為專科醫院,但就目前來說,盡快破產重組也許是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至于社保未代繳問題,經查,截至2020年6月,該院共有參保職工123人,累計欠繳職工養老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本金共計79萬余元。縣社保事務中心已在7月1日向醫院送達了《責令限期補繳社會保險費通知文書》,對其社保欠費進行依法補繳。

              “無論是今年底強制醫院支付工資,還是走破產重整程序,都需要幾個月甚至半年以上的時間,如果其間發生其他變故或者問題,則可能會拖得更久。”陳佳民說,因此,對于100多名被欠薪的員工來說,“都會是個艱難又煎熬的過程。”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